But I, being poor, have only my dreams;
I have spread my dreams under your feet;
Tread softly because you tread on my dreams. --W.B. Yeats

公告

由於lofter開始手機驗證,

我個人不喜歡這樣,只好放棄這裡

之後更新通通在AO3跟隨緣居。

底下是我的AO3

https://archiveofourown.org/users/seashore_azure/pseuds/seashore_azure

隨緣居的名字是Rogue,有空可以多過來聊天!

非常感謝這段時間你們的相伴,祝福各位往後每天都平平安安快快樂樂!

之後有緣再見!(鞠躬

 

  嗨!各位!

  這是怪獸與牠的產地的同人本──Snowdrop的港家販售工商!

  配對是Newt/Credence無差,Theseus/Graves無差,兩個配對在本文裡的比率大概是六四分,前六後四。

  這次為A5本,左翻,共470頁,20萬字。

  價錢是190港幣,販售全程委託委託給言_冬處理,聯繫方式為valeraina@gmail.com(也可以使用Lofter私信),有意者請聯繫她詢問相關事宜。

  場販的話目前有港家EVENT  Rainbow Gala21(4/8 攤號PINK 17 )!

  歡迎各位轉發!謝謝!

 

Pursue -13- (完)

  


  站在鏡面隔出的房間,Theseus旁觀Martin審訊Lestrange。

  即便那女人再怎麼否認,那名混血迷拉遲早會問出她腦袋裡所有的事,那怕是使用吐真劑也無訪,當Lestrange同意訂婚的當下,Scamander祖傳的契約已經把她所有人身自由連同隱私都劃分為Theseus財產,只要他同意,那怕是奉獻出全身的血液,那女人都不能說出一個『不』字。

  這讓Theseus好奇Fawley該不會因為如此,才指定他做為這次計畫的執行人,不過,這都是回國後才需處理的事。

  點菸,Theseus微瞇起眼,吐出尼古丁辛辣的煙霧,看著恐怕還要持續好一陣子的偵訊,他勾起嘴角,轉而走...

 

Pursue -12-

  溫暖的金黃色光芒照耀整間房間,Tina訝異的靠近唯一的光源,這間房間僅有的物品,發覺原本附著在牆面的紅白紋路相互糾纏,侵蝕四方牆面的同時,也從地板正中央隆起,成長為一株不過半身高的樹木,它不停冒出淡黃色的嫩芽,生長金黃透紅的葉片,綻放雪白的花朵,轉瞬間花瓣又凋萎,飄落,滋養支撐底下的紅白血脈。

  Tina沐浴在金黃色的光芒下,溫暖的宜人熱度讓她想起幼時被母親懷抱的溫柔,「這是什麼?」

  「煉金術最終的目標。」Dumbledore蹲在這株樹木旁,魔杖在那些不停飄落的雪白花瓣裡翻找,「生命之樹。」

  Tina笑了,「是莫魔的理論?」

  「麻瓜與巫師的理論在某方面有相當雷同的思考...

 

Pursue -11-

  
  
  
  黑暗比想像中安靜。

  Credence和Newt他們穿過門後,雖有經過幾處往上蜿蜒的階梯,卻沒有再遇見什麼,最終連那些堆疊或是隨地散落的骨骸都少了,他們似乎來到一處遼闊的空洞處,即使Newt對上方丟擲火球,也看不見邊境。

  Credence走在Newt身後,保持在光照耀得到的範圍,他觀察對方行走的模樣,傾聽衣物相互摩擦的聲響,當下與被歲月模糊的印象相互重疊,他本該熟悉,卻又感到陌生,但更多的,是不敢置信。這就像是被開了個玩笑,尋找已久的,一直待在身旁,卻已經忘記該怎麼重拾美好。

  雪白飄落,Credence訝異的抬起頭,看著頂頭彷彿看不見的天空,落下一片又一片的雪花...

 

Pursue -10-

  


  洞穴內出乎意料的溫暖,彷彿剛才感受到的冷風全是Queenie和Jacob的幻覺,他們並肩走著,深入洞口不過數尺,不知從何而來的亮黃光芒沿道路兩旁亮起,驅逐黑暗的同時也照亮接下來的路途。

  Jacob吞口唾液,開玩笑的說,「感覺像是在說歡迎光臨。」

  Queenie看了Jacob一眼,稍稍舉起手中的魔杖,「我們得進去才知道。」她笑了下,繼續往前走。

  Jacob連忙叫住Queenie,「等等!還是我走在前面吧。」

  Queenie無奈,「Jacob,我沒事的。」

  「但是我會擔心。」

  Jacob沒有半點退讓。

  Queenie好氣又好笑的讓Jacob...

 

Pursue -9-

  


  Newt準備很多食物,大部分他都刻意選擇在Credence面前料理或是請他幫忙處理食材,木屋裡充斥食物的香氣,把外頭好些奇獸引誘得佔據唯一的窗戶,以可憐兮兮的目光哀求分食。

  喝著剛調好的治療魔藥,Newt邊以撫摸安撫奇獸(畢竟,裡頭有很多是牠們不能吃的東西)邊暗自以目光觀察Credence的進食狀況。

  Credence吃得很多,近乎狼吞虎嚥的吃進去所有擺放在面前的食物,也偷偷藏很多在口袋裡,彷彿擔心沒有下一餐,Newt不打算阻止他,現下,增加男孩的安全感是他最需要處理的事務。再者,Credence的確只碰那些在他眼前處理的食物,這讓Newt擔心起男孩是否...

 

Pursue -8-

  
  
  
  Leta腦海一片空白,她驚慌失措的跑出地下道,連暗門都忘記關,只顧著衝到確定能使用消影術的地窖後,毫不考慮地逃離現場。

  多虧了馬戲團,Leta憑空出現在大街上這件事被解釋為一場即興的魔術表演,那些受到驚嚇的麻瓜回過神來後紛紛拍手稱讚,直說晚點要再去馬戲團捧場。

  Leta盲目的在街道上走著,混亂的思緒從一個跳到另一個,思索家族會對她多失望,她應該等懷孕再動手,她應該要等套出Theseus腦袋裡所有間諜名單後再緩慢毒死他。她很擅長這點,不是嗎?為何她要把他推下去!?父母會對這樁沒有油水可圖的婚事點頭,不就是為了這個?要不然她為何要嫁給這個投資失利,除了債務外什麼也沒有又...

 

Pursue -7-

  


  Credence躲在黑暗裡,聽著自己的名字迴響在空洞中,混著期許與渴望,卻不敢出聲回應,他不知道為何他在聽到自己名字的瞬間慌亂得六神無主,讓本該控制得很好的闇黑怨靈接管身體,宛若被驅趕的老鼠般,頭也不回的逃跑。

  Credence只知,自從離開紐約後,他再也沒讓身旁人得知自己的名字,對馬戲團來說,他叫做『怪胎』,對Ann與吉普賽老人則是『小傢伙』,對更多人來說,他只是那名『發著傳單的小丑』,沒有人知道他真正的名字,他也不敢讓人知道。

  他藏在這些名字之後,感覺受到保護,感覺他能徹底遺忘紐約發生的事,可這種安全感全在那個人呼喚他時破滅,彷彿讓他又重回那一晚,那些折磨、欺騙...

 

Pursue -6-

  Tina不知道她在哪,她知道她在地下墓穴,可是卻不知該往何處走去,每條道路都看似相同,所有分叉點都堆滿骨骸,那些空洞的眼眶嘲笑她,她卻不知自己是在何處把Frost搞丟的。

  一路深入地下墓穴時,Frost從不停止叼唸,他訴說地底的傳說,那些吃人的鬼魅與再也不見不到陽光的哀鳴,那些死亡迴盪在空洞中,卻吸引更多活人進駐,彷彿招喚他們。

  「真不知該說這些莫魔什麼才好。」聳聳肩,Frost經過一群帶著頭燈,渾身灰白,卻討論接下來還要去哪探險的年輕人身旁,「他們如此著迷於死亡,真正面臨它時,卻哭得死去活來。」

  「他們只是尋求刺激。」Tina淡然,「你要帶我去哪?」

  Frost微...

 

Pursue -5-

  Newt是痛醒的,他渾身疼痛的從黑暗中睜開眼,下意識想把身體縮成一團,減輕痛楚,卻莫名的無法順利移動右腿。每當他想移動,右小腿就會傳來更加劇烈的痛楚,讓他不得不放棄,改用以雙手支撐自己坐起身。

  詭異的是,當Newt摸索身旁土地,尋找穩定處時,指尖感受到的全是如碎石子般大小不一,長短更是奇特的冰冷塊狀物,他原本還在疑惑到底摸到什麼,但他摸到某塊臉孔那般大的石塊上有兩處相鄰的金加隆大小空洞時,直覺立刻為他找到答案,他也不再思索那些形狀奇特的碎石到底是什麼東西。

  木靈從Newt大衣衣領後探出頭,恐懼的輕哼。

  「Pickett!幸好你沒事。」Newt嘆口氣,癱軟在...

 

Pursue -4-

  
  
  

  從小,她就是不被期待的孩子。

  在滿心期待能養出一個繼承人的父母眼中,她思緒不夠周全,不夠細心,甚至不夠聰明,無法達到他們追求的理想,接下來的妹妹卻做到了,還有上頭的兄長姊妹們,他們在所屬的學院中如魚得水,而她卻只能在入學儀式中懇求那頂破爛的帽子(這是多大的屈辱!),才不會被分到家族嫌惡的學院。

  可在貪婪為名的自私中,她又太過纖弱,這在父母給她的寵物上頭就看出來了──一隻醜陋到沒有兄弟姊妹想要的癩蛤蟆,她永遠只能撿剩下的。就算是那些同袍,他們往往看著的,不是她,而是她的姓氏,就算在最自由的學院這,她也被當作血統延續的方法,一個不得不的聯姻,僅此而已。

  在她漫...

 

【工商時間!】

您好,這是怪獸與牠的產地的同人本──Snowdrop的最終工商
配對是Newt/Credence無差,Theseus/Graves無差,兩個配對在本文裡的比率大概是六四分,前六後四。
這次為A5本,左翻,共470頁,20萬字。價錢是600NT,販售全程委託給伯樂巷處理--https://bolexiang.com/book_infor.php?book_number=TW180202
港家通販的部份會再委託給言_冬處理,聯繫方式為valeraina@gmail.com(也可以使用Lofter私信),有意者請聯繫她詢問相關事宜。
海外與灣家會在今年3月的CWT開始販售,第一天跟第二天的位置都在特21!
港家也會在3月初收到本子後開始販賣。
歡迎各位轉發!謝謝!


底下附上試閱

試閱1

https://docs.google.com/document/d/1fVmjKEggoUbGcT33cKWUY6iv7jNSyiQw7lwtUbjooi0

試閱2

https://docs.google.com/document/d/1OfO7Ybtc4CUlKCnJcMxZKG8oqo0eTIvSGxBoNRLnPJw

 

Pursue -3-

  對Credence來說,天最好永遠都不會亮。

  拿取今天的晚餐──幾片乾麵包與薄粥,Credence避開聚在火堆旁的人群,更避開那群喧鬧的魔術師(他還記得他們對他做了什麼),飛快走回推車。

  Ann對於Credence的歸返只發出輕微的嗚咽,她吃了今天練習用的生肉後就一直沒啥精神,傍晚甚至發起高燒,連走出乾草堆的體力都隨著高溫消失。

  「來吧。Ann,吃一點東西。」Credence拿出肉乾,想用對方最愛的食物引起食慾。

  Ann揮開他的手,躲入草堆裡,避開接觸。

  「那至少喝一點水?」Credence不死心,他不像之前收留他們的吉普賽老人知道那麼多的草藥配方,他擁有的只...

 

Pursue. -2-

  


  花香之都,石磚地與高聳的鐵塔,現代與陳舊的氣息相互混雜,組成一幅美妙又突兀的畫面。Queenie漫步其中,喜悅點亮她的臉,她摟著Jacob的手臂,享受美國無法得到的親暱,「我愛這個地方!」她親著Jacob臉頰,「謝謝你!Jacob!」

  Jacob搔搔鼻尖,任誰都看得出他耳尖發紅,「我、我很高興妳喜歡!Goldstein…呃、Queenie。」

  Queenie扭了扭嘴唇,「不,不是Goldstein,」她指尖意有所指的晃動,「叫我Kowalski太太,Kowalski先生。」

  Jacob臉更紅了,「我、好的,」他扭著手指,視線朝下,看著兩人左手同對的戒指,吞了口...

 

Pursue -1-

  

  事情的起因是一張明信片,它有刻意作舊的泛黃,帶著海洋的氣息與花香,輕飄飄的落在工作檯上。帶來它的海燕在窗台旁蹦跳,輕敲玻璃,提醒屋主收信。

  「來了!」Newt滿頭草屑,匆匆忙忙地拉開門,「我來了。」他拍掉頭上的羽毛與草葉,跟在身後的絕音鳥不死心地把樹枝丟到他頭上,試圖築窩。

  「Yusuf,別玩了。」Newt輕揮魔杖,工作檯上立刻多出一座鳥巢,絕音鳥卻嫌棄的飛到樑柱上,對木屋內的事物晃頭晃腦,最後飛向一條掛在牆面上的吊墜,似乎打算拿它吸引伴侶。

  Newt連忙阻止絕音鳥,「這個不行。」他小心翼翼的取回吊飾。「其他都可以,就是這個不准動。」

  絕音鳥不高興地窩在Newt...

 

CWT48 Snowdrop 出本預定


本子出本預定,海外通販會委託伯樂巷處理,有意者請填下方的表單,謝謝各位!

https://docs.google.com/forms/d/1BhNEjtSPQC5iHRNYqQRKBgbfiN2dACo25i2ApJxjVLk/viewform?edit_requested=true

 

Snowdrop -39-

  隔天一早,Newt半夢半醒間,收到治療師傳來的通知,Theseus在遠從英國來的正氣師陪同下,無視他們的拒絕,要求出院,理由是回家鄉療養有助病情。

  Theseus打算療養什麼Newt是不知道,他只知道父親居住的Scamander宅邸可不是適合久居之地,但身為美國另一名Scamander,他不得不過來簽屬同意書,好緩解治療師的焦慮。

  Credence陪Newt處理相關手續,他不停看向那名推著Theseus輪椅,不發一語的正氣師,不知為何有極為濃厚的似曾相識感。

  正氣師對於如此注視,只用一個舉動回擊──他指向自己的頸側,示意Credence注意。

  Credence反射性...

 

Snowdrop -38-(修改版)

  


  颶風過後,天空一掃陰霾,萬里無雲,連陽光都變得溫暖許多。可對於聚集在這塊草地上的人來說,他們心中某處依然下著永不融化的冰雪,黯沉的棺木以既定的距離排列在蒼翠的草地上,隨意計算也有數十來個,他們或多或少,全是因為Grindelwald死去的巫師,他們大部分客死異鄉,家屬只尋著幾件隨身衣物或是幾處仍能辨認的屍骨,有些屍體雖是衣冠楚楚,實際上全靠幻象掩去駭人的痕跡,其中,有一名棺木,他身旁毫無親屬,卻有許多同事送行。

  Newt也是其中之一,他本不想參加,卻代替無法出席的血親,事實上,他若不答應出席,他真不知道Theseus會不會堂而皇之的無視治療師每天下達,幾乎厚到...

 

Snowdrop -37-

  


  冰雨止停,烏雲散去,露出層層幽暗後的一輪明月,卻更清楚的映照出排山倒海而來的海嘯,它一視同仁的吞滅沿路上的所有,人類、矮妖精、巫師、生命、高樓大廈、整座紐約,最終卻像有意識般,停在伍爾沃斯大樓前,化為一道水牆,展現裏頭深沉的大海。

  海水裡沒有生命,沒有雜物或是被損毀的物品,清澈得彷彿等級最高的水晶。這突如其來的天災驚醒仍在大樓裡的巫師,徘徊在大廳的燕尾狗們縮成一團,恐懼於門外的威嚇,大門守衛急急忙忙的廣播,驚慌失措到幾乎破嗓,讓總算從莫名控制裡清醒的正氣師與巫師們攙扶彼此,紛紛來到大廳,觀望眼前明月映照的海水,啞然失語,不知該如何是好。

  Newt和Credence穿...

 
© seashore_azure | Powered by LOFTER